黄金储备七连升 我国为何“买买买”?外汇局官宣来了

  • 日期:08-07
  • 点击:(1561)

ibet娱乐登录

  版权:来源 第一财经

  ei4ygKKCXBzMHu1XcJpnwAo42UmLLL6920rFTiMYuLHst1564453265397.jpg

  7月28日,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国家外汇管理局年报(2018)。

  年报显示,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大黄金生产国,同时也是黄金消费大国。截至 2018 年末,我国黄金储备1852 吨,位居全球第六。

  F66t8AHDGH8tsvYVD5p8bkhUjbA9IcwQoTrZO1wMpcDzQ1564453265394.jpg

国家外汇管理局年报(2018)

  分析人士认为,黄金是“硬通货”,为了应对各种不确定性,增持黄金已成为全球趋势。

  我国黄金储备持续增加

  今年以来,我国黄金储备一直呈现持续增加的态势。截至6月末,我国黄金储备为6194万盎司,为连续7个月增持。

  CLE=KgYGlhl8XtjRvFQS90VtzSe75pR7Onzz6nIxlf9rZ1564453265394.jpg

中国人民银行

 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、总经济师王春英表示,黄金储备一直是各国国际储备多元化构成的重要部分。黄金兼具金融和商品的多重属性,有助于调节和优化国际储备组合的整体风险收益特性。中国央行从长期和战略的角度出发,根据需要动态调整国际储备组合配置,保障国际储备的安全、流动和保值增值。

  对于我国外汇储备为何要增持黄金,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表示,我国黄金储备无论是绝对额还是相对额,在大国中都相对较低,持有量仅排在全球第六。“我国外汇储备已是全球第一,但黄金储备还排在第六,并且和第一名差距甚远,所以从官方储备的配置来说,适度地增持黄金储备是必然的。”

  赵庆明认为,从全球来看,货币贬值是大趋势,适度增持黄金这种“硬通货”也是必然。尽管黄金价格也会?碌婢呱唐泛徒鹑诘乃厥粜浴5鼻拔夜饣愦⒈概渲没平鸹菇仙伲佑呕渲玫慕嵌瓤矗蠢戳先曰峒绦龀郑崾且桓龌郝墓獭?

 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表示,增持黄金是全球趋势,多国在外汇储备中都调高了黄金占比。背后的原因是各国家央行都判定全球领域风险、不确定性在上升,黄金是避险资产,增持黄金是为了应对全球不确定性。

  据世界黄金协会统计,年初至今公布的全球央行净购金量达到247.3吨,较去年同期增长73%。由于并没有央行出售黄金,因此总购金量即净购金量。这突显出各国央行对持有黄金抱有持续的积极心态。

  2018年第四季度和2019年初至今主要资产表现

  KcT2ksnxaKcnN4TF5A4GofPfPJRaQD5MEkiw9otnWyEw81564453265394.jpg

世界黄金协会

  黄金价格或进入新一轮上涨周期

  世界黄金协会发布的《2019年中黄金展望》认为,在未来6至12个月,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将可能支撑黄金投资需求。较弱的经济增长可能会在短期内压制黄金消费需求,但是印度和中国经济的结构性改革很可能会对长期需求提供支撑。

  银河证券分析师华立表示,2019年下半年全球经济共振向下趋势愈发明显,全球央行纷纷降息重回宽松的货币政策,美联储、欧央行的降息预期不断提升,这将压低有息资产的实际收益率,助推黄金价格的上涨。三季度美联储大概率将将进行首次降息并正式进入降息周期,从而驱动黄金价格在中长期上进入新一轮的上涨周期。

  富宝资讯分析人士认为,随着本周欧洲央行利率决议尘埃落定,投资者焦点开始转向7月30日至31日的美联储利率决议,外界普遍预期美联储将降息25个基点,预计在此结果公布前市场情绪会相对谨慎,因此下周上半周金价或延续1430美元下方震荡整理。若美联储如期降息,预计金价下半周还有望重新试探近期高点1453美元附近。

中国证券报)

  美联储大概率“防御性降息” 风险资产暂迎利好黄金或维持强势

  当前,全球制造业PMI都处于2012年以来的最低状态,全球降息潮扑面而来,近日已有韩国、印尼、南非、乌克兰四国央行宣布降息。北京时间8月1日凌晨,美联储将举行议息会议,降息25基点也是大概率事件。那么,美联储若降息到底为何而降?又将利好哪些资产?

 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数机构认为,美国经济离衰?松性叮迪⒅皇俏恕奥虮O铡保次擞Χ跃们熬暗牟蝗范ㄐ砸约巴ㄕ统中陀谀勘甑姆缦铡!暗鼻案咏?1998年的‘预防性降息’情景,历史数据显示,美联储非衰退型降息后的6~9个月里,支撑风险资产攀升。”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策略师王昕杰对记者称,目前看好美股(能源板块)、新兴市场美元政府债,同时该机构也将中国在岸股票上调至“看好持仓”,并认为外国资金将持续流入中国A股。不过,也不乏机构对记者表示,中国央行未必跟随宽松,大盘股或将继续跑赢小盘股。

  尽管降息被视为央行为市场减压、延长周期的举措,但扩张周期拐头向下的趋势难以逆转,当全球“降息潮”来得比美联储更激进,那么早前“美元见顶回落”的共识也可能落空,因此必须提升投资组合的防御性,黄金在盘整后仍有望上行。

  尚未全面开启降息周期

  多数机构预计,美联储将分别将在7月、9月降息两次,此后暂停并采取观望的态度。

  “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,美联储或强调未来增长前景面临不确定性,并称降息25个基点是‘先发制人’。目前可能还不会宣布开启连续降息周期,如果通胀将持续低于预期的风险很高,则更可能开启持续的降息周期。”渣打美国经济学家梅斯金(SoniaMeskin)对记者表示。

  核心通胀是美联储最为关心的指标,美国5月通胀和核心通胀分别为1.5%和1.6%,远低于2%的目标。去年美联储认为通胀低迷仅是间歇性的,因此仍执意加息,而如今“间歇性”这个理由愈发站不住脚,因此市场也认为,今年预期的降息2次实则为了弥补去年加息的失误。就美国经济而言,失业率目前仍处于3.7%的历史低位,6月超出预期的非农就业数据一度使各界对7月底降息预期大降。

  尽管如此,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早已对降息“表决心”——他6月时就提及,“年初以来,我们认为维持利率不变是合理的。但目前随着不确定性增强和通胀低迷,需要强调美联储将会紧密监测未来经济前景,并且采取适当的行动来维持扩张,保持就业强劲,保证通胀接近2%的目标。一些委员认为,更为宽松的政策现在是合理的。”在他看来,虽然就业报告很好,但贸易不确定性和全球增长放缓的压力都仍然存在。

  摩根资管亚洲首席市场策略师许长泰对记者称:“预计今年会降息两次,但我们更倾向于认为这是一个‘买保险’的策略,而后暂时停止,使得利率情况从中性偏紧调整为中性偏松。”至于未来究竟降息几次,一切都将取决于核心通胀。

  这些风险资产将跑赢

  在防御性降息(pre-emptivecut)阶段,部分风险资产将受到推动。

  “美联储非衰退型降息,以往在随后的6~9个月里支撑风险资产。明晟所有国家世界指数(MSCIAWCI)在美联储于降息周期(1989~2019;降息日=100)的首次降息前后180个交易日的表现也反映了上述结论。”王昕杰对记者称,就盈利企业来看,2020年能源行业料将引领美国盈利。

件指数6月创下2002年来最大单月跌幅,这一指数和ISM订单、企业盈利修正密切相关。

  不过,标普500指数仍突破了历史新高,目前位于3025点。贝莱德中国投资策略师陆文杰对记者称,之所以在各界看衰美股盈利、估值高企的背景下依旧超配美股,原因在于,当经济周期进入扩张尾部,能够有成长的资产类别是不多的,而美股提供了可见的增长和可靠性;同时,美国货币政策转向鸽派,美股因此可获得更高估值。

  除了美股外,新兴市场美元政府债券也是机构最为看好的资产之一。逻辑在于,其收益率远高于欧美国家,且“降息潮”有助提振债市,美元计价则有助避免过度的外汇风险,但新兴市场股市仍受盈利和贸易不确定性的拖累。

  “在美联储降息前的一周,新兴市场美元计价债券回报(+0.45%)跑赢本地货币计价债券(-0.36%)和股票(-0.3%),投资者对美元的偏好导致本地货币计价资产承压,这也主要因为欧洲央行上周四释放9月宽松信号、导致欧元走弱。”渣打宏观、外汇策略师张蒙对第一财经记者称,本地货币资产或许要等8月美联储落实降息后才有望进一步追赶。

  尽管风险资产暂将迎来利好,但机构仍看好黄金走势。“随着全球开启降息潮,降息推动金价走高的底层逻辑在于,生息资产的收益率将随着降息而下降,那么作为保值但非生息资产的黄金则更具吸引力。”嘉盛集团分析师韦勒(MattWeller)对第一财经记者称,“近期黄金回调后,仍有反弹的机会,机构和个人的仓位还未到达历次降息前的高位,还有望增加。”

  美元多头拒绝退缩

  看跌美元是过去一年多来全球机构的普遍“误判”。原因在于,全球其他央行似乎比美国更急迫地跃入“降息潮”,而美国经济仍然引领全球。目前,部分机构已经转向。“美元在三季度或受宽松政策影响下跌,但第四季度跌势有限,预计2018年初将跑赢欧元。”韦勒告诉记者。

  多位中资、外资行交易员对记者表示,人民币大幅升值、贬值的可能性都不大。此前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期权隐含波动率日前创下了2015年8月以来的新低。两周以来,美元/人民币在6.859~6.895区间波动。

  早在5、6月,野村、摩根资管、渣打等机构都预计中国央行可能会跟随美联储调整利率,如将MLF(中期借贷便利)等市场利率下调10bp,以释放积极信号。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“不跟随”的声音渐强。有机构人士称,监管层曾提及,去年美国加息,中国没有跟随,现在美国降息,中国也要看自己的实际情况而定。且5月、6月CPI都到2.7%了,所以现在的利率水平是合适的。

  野村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对第一财经记者称:“不必过度关注‘跟随降息’,中国仍会维持信贷增速和名义GDP增速相适应,控制宏观杠杆率,更重要的是如何将流动性输送到需要的中小银行,同时还要约束其较高风险的借贷行为。”

  版权:来源 第一财经

  ei4ygKKCXBzMHu1XcJpnwAo42UmLLL6920rFTiMYuLHst1564453265397.jpg

  7月28日,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国家外汇管理局年报(2018)。

  年报显示,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大黄金生产国,同时也是黄金消费大国。截至 2018 年末,我国黄金储备1852 吨,位居全球第六。

  F66t8AHDGH8tsvYVD5p8bkhUjbA9IcwQoTrZO1wMpcDzQ1564453265394.jpg

国家外汇管理局年报(2018)

  分析人士认为,黄金是“硬通货”,为了应对各种不确定性,增持黄金已成为全球趋势。

  我国黄金储备持续增加

  今年以来,我国黄金储备一直呈现持续增加的态势。截至6月末,我国黄金储备为6194万盎司,为连续7个月增持。

  CLE=KgYGlhl8XtjRvFQS90VtzSe75pR7Onzz6nIxlf9rZ1564453265394.jpg

中国人民银行

 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、总经济师王春英表示,黄金储备一直是各国国际储备多元化构成的重要部分。黄金兼具金融和商品的多重属性,有助于调节和优化国际储备组合的整体风险收益特性。中国央行从长期和战略的角度出发,根据需要动态调整国际储备组合配置,保障国际储备的安全、流动和保值增值。

  对于我国外汇储备为何要增持黄金,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表示,我国黄金储备无论是绝对额还是相对额,在大国中都相对较低,持有量仅排在全球第六。“我国外汇储备已是全球第一,但黄金储备还排在第六,并且和第一名差距甚远,所以从官方储备的配置来说,适度地增持黄金储备是必然的。”

  赵庆明认为,从全球来看,货币贬值是大趋势,适度增持黄金这种“硬通货”也是必然。尽管黄金价格也会下跌,但它兼具商品和金融的双重属性。当前我国外汇储备配置黄金还较少,从优化配置的角度看,未来料仍会继续增持,但会是一个缓慢的过程。

 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表示,增持黄金是全球趋势,多国在外汇储备中都调高了黄金占比。背后的原因是各国家央行都判定全球领域风险、不确定性在上升,黄金是避险资产,增持黄金是为了应对全球不确定性。

  据世界黄金协会统计,年初至今公布的全球央行净购金量达到247.3吨,较去年同期增长73%。由于并没有央行出售黄金,因此总购金量即净购金量。这突显出各国央行对持有黄金抱有持续的积极心态。

  2018年第四季度和2019年初至今主要资产表现

  KcT2ksnxaKcnN4TF5A4GofPfPJRaQD5MEkiw9otnWyEw81564453265394.jpg

世界黄金协会

  黄金价格或进入新一轮上涨周期

  世界黄金协会发布的《2019年中黄金展望》认为,在未来6至12个月,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将可能支撑黄金投资需求。较弱的经济增长可能会在短期内压制黄金消费需求,但是印度和中国经济的结构性改革很可能会对长期需求提供支撑。

  银河证券分析师华立表示,2019年下半年全球经济共振向下趋势愈发明显,全球央行纷纷降息重回宽松的货币政策,美联储、欧央行的降息预期不断提升,这将压低有息资产的实际收益率,助推黄金价格的上涨。三季度美联储大概率将将进行首次降息并正式进入降息周期,从而驱动黄金价格在中长期上进入新一轮的上涨周期。

  富宝资讯分析人士认为,随着本周欧洲央行利率决议尘埃落定,投资者焦点开始转向7月30日至31日的美联储利率决议,外界普遍预期美联储将降息25个基点,预计在此结果公布前市场情绪会相对谨慎,因此下周上半周金价或延续1430美元下方震荡整理。若美联储如期降息,预计金价下半周还有望重新试探近期高点1453美元附近。

中国证券报)

  美联储大概率“防御性降息” 风险资产暂迎利好黄金或维持强势

  当前,全球制造业PMI都处于2012年以来的最低状态,全球降息潮扑面而来,近日已有韩国、印尼、南非、乌克兰四国央行宣布降息。北京时间8月1日凌晨,美联储将举行议息会议,降息25基点也是大概率事件。那么,美联储若降息到底为何而降?又将利好哪些资产?

 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数机构认为,美国经济离衰退尚远,降息只是为了“买保险”,即为了应对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以及通胀持续低于目标的风险。“当前更接近1998年的‘预防性降息’情景,历史数据显示,美联储非衰退型降息后的6~9个月里,支撑风险资产攀升。”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策略师王昕杰对记者称,目前看好美股(能源板块)、新兴市场美元政府债,同时该机构也将中国在岸股票上调至“看好持仓”,并认为外国资金将持续流入中国A股。不过,也不乏机构对记者表示,中国央行未必跟随宽松,大盘股或将继续跑赢小盘股。

  尽管降息被视为央行为市场减压、延长周期的举措,但扩张周期拐头向下的趋势难以逆转,当全球“降息潮”来得比美联储更激进,那么早前“美元见顶回落”的共识也可能落空,因此必须提升投资组合的防御性,黄金在盘整后仍有望上行。

  尚未全面开启降息周期

  多数机构预计,美联储将分别将在7月、9月降息两次,此后暂停并采取观望的态度。

  “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,美联储或强调未来增长前景面临不确定性,并称降息25个基点是‘先发制人’。目前可能还不会宣布开启连续降息周期,如果通胀将持续低于预期的风险很高,则更可能开启持续的降息周期。”渣打美国经济学家梅斯金(SoniaMeskin)对记者表示。

  核心通胀是美联储最为关心的指标,美国5月通胀和核心通胀分别为1.5%和1.6%,远低于2%的目标。去年美联储认为通胀低迷仅是间歇性的,因此仍执意加息,而如今“间歇性”这个理由愈发站不住脚,因此市场也认为,今年预期的降息2次实则为了弥补去年加息的失误。就美国经济而言,失业率目前仍处于3.7%的历史低位,6月超出预期的非农就业数据一度使各界对7月底降息预期大降。

  尽管如此,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早已对降息“表决心”——他6月时就提及,“年初以来,我们认为维持利率不变是合理的。但目前随着不确定性增强和通胀低迷,需要强调美联储将会紧密监测未来经济前景,并且采取适当的行动来维持扩张,保持就业强劲,保证通胀接近2%的目标。一些委员认为,更为宽松的政策现在是合理的。”在他看来,虽然就业报告很好,但贸易不确定性和全球增长放缓的压力都仍然存在。

  摩根资管亚洲首席市场策略师许长泰对记者称:“预计今年会降息两次,但我们更倾向于认为这是一个‘买保险’的策略,而后暂时停止,使得利率情况从中性偏紧调整为中性偏松。”至于未来究竟降息几次,一切都将取决于核心通胀。

  这些风险资产将跑赢

  在防御性降息(pre-emptivecut)阶段,部分风险资产将受到推动。

  “美联储非衰退型降息,以往在随后的6~9个月里支撑风险资产。明晟所有国家世界指数(MSCIAWCI)在美联储于降息周期(1989~2019;降息日=100)的首次降息前后180个交易日的表现也反映了上述结论。”王昕杰对记者称,就盈利企业来看,2020年能源行业料将引领美国盈利。

件指数6月创下2002年来最大单月跌幅,这一指数和ISM订单、企业盈利修正密切相关。

  不过,标普500指数仍突破了历史新高,目前位于3025点。贝莱德中国投资策略师陆文杰对记者称,之所以在各界看衰美股盈利、估值高企的背景下依旧超配美股,原因在于,当经济周期进入扩张尾部,能够有成长的资产类别是不多的,而美股提供了可见的增长和可靠性;同时,美国货币政策转向鸽派,美股因此可获得更高估值。

  除了美股外,新兴市场美元政府债券也是机构最为看好的资产之一。逻辑在于,其收益率远高于欧美国家,且“降息潮”有助提振债市,美元计价则有助避免过度的外汇风险,但新兴市场股市仍受盈利和贸易不确定性的拖累。

  “在美联储降息前的一周,新兴市场美元计价债券回报(+0.45%)跑赢本地货币计价债券(-0.36%)和股票(-0.3%),投资者对美元的偏好导致本地货币计价资产承压,这也主要因为欧洲央行上周四释放9月宽松信号、导致欧元走弱。”渣打宏观、外汇策略师张蒙对第一财经记者称,本地货币资产或许要等8月美联储落实降息后才有望进一步追赶。

  尽管风险资产暂将迎来利好,但机构仍看好黄金走势。“随着全球开启降息潮,降息推动金价走高的底层逻辑在于,生息资产的收益率将随着降息而下降,那么作为保值但非生息资产的黄金则更具吸引力。”嘉盛集团分析师韦勒(MattWeller)对第一财经记者称,“近期黄金回调后,仍有反弹的机会,机构和个人的仓位还未到达历次降息前的高位,还有望增加。”

  美元多头拒绝退缩

  看跌美元是过去一年多来全球机构的普遍“误判”。原因在于,全球其他央行似乎比美国更急迫地跃入“降息潮”,而美国经济仍然引领全球。目前,部分机构已经转向。“美元在三季度或受宽松政策影响下跌,但第四季度跌势有限,预计2018年初将跑赢欧元。”韦勒告诉记者。

  多位中资、外资行交易员对记者表示,人民币大幅升值、贬值的可能性都不大。此前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期权隐含波动率日前创下了2015年8月以来的新低。两周以来,美元/人民币在6.859~6.895区间波动。

  早在5、6月,野村、摩根资管、渣打等机构都预计中国央行可能会跟随美联储调整利率,如将MLF(中期借贷便利)等市场利率下调10bp,以释放积极信号。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“不跟随”的声音渐强。有机构人士称,监管层曾提及,去年美国加息,中国没有跟随,现在美国降息,中国也要看自己的实际情况而定。且5月、6月CPI都到2.7%了,所以现在的利率水平是合适的。

  野村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对第一财经记者称:“不必过度关注‘跟随降息’,中国仍会维持信贷增速和名义GDP增速相适应,控制宏观杠杆率,更重要的是如何将流动性输送到需要的中小银行,同时还要约束其较高风险的借贷行为。”

达到当天最大量